096、刘筱露的依托其一_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书汇小说网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 096、刘筱露的依托其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096、刘筱露的依托其一

  这一切都被孙元一看在眼里,他不知道那毛巾里到底是什么,可从那形状来看,再结合妈妈此时的状态,猜也猜得到一定是跟性有关的东西。

  他的内心有些失望,没想到妈妈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藏,着这就是自己计划中的不确定因素啊!

  可这也让他内心澎湃,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卫生间里,扔掉妈妈手上的东,西用自己的鸡巴狠狠给她安慰。

  但这样一来就与强奸无异,也许妈妈以后还会顺从自己,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希望能让妈妈心甘情愿与他做爱,是身与心,欲与灵全都合而为一,而不是用这种强制的手段。

  他只能硬生生忍住内心的冲动,脑中不停思索应该怎么做,但思来想去,才发现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但这也未必就不是一个好的开端,今天主要的任务是看看妈妈服药后会是什么效果,如果她因为忍不住内心的欲望而主动套入自己的鸡,巴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她忍住了,那对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至少也是获得了第一手的资料。

  卫生间里,刘筱露打开了那条毛巾卷,里面不是别的,正是一根女用自慰器。

  唔看到这根假鸡巴,刘筱露的眼中都放出光来,这东西是她在上一次更年期症状消退后去买的,也是担心自己这种症状再次反复,说起来,她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去情趣用品店买这种东西,可是让她害臊得不得了,又是墨镜又是围巾的,还戴了一顶大大的帽子,就算是熟人看到她也未必能认出来。然而等她买回来后,关珊雪也停下了给她服药的事情,她也就暂时将这东西用毛巾层层包裹藏在了衣柜的最深处。

  查看了一下卫生间的门,确认已经锁好了,她才踱步来到梳妆台前,身体上的力气似乎不足以支撑一样,她双手撑在了梳妆台上,缓缓抬起头,只看到镜中映出一名成熟妩媚的美妇人来,双颊嫣红,妙目含春,睡衣似掩不掩又半遮半掩,将她内里的粉白的身子衬托得更为诱人。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梳妆台上的冰冷透过手掌传递到她的额上,让她感觉舒服了许多,但身上却仍然是那么的炙热滚烫。

  刘筱露缓缓拉开已经敞着怀的睡衣,露出了胸前丰硕的巨乳,随着年纪的增,长这对巨乳已经有了下垂的迹象,但瑕不掩玉,它们形状完满,坚挺丰润,不仅将这微不足道的瑕疵给遮掩了过去,反而在乳峰顶端的两点淡褐色的坚挺乳头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诱人,现如今,那两枚乳头在她的动作下,颤颤巍巍更,显娇艳欲滴足以令见到它们的男人如痴如醉。

  将睡衣脱掉扔在一旁,刘筱露顺手也就将睡裤内裤给脱了,露出了下身那一簇黝黑发亮的阴毛,孙元一的猜测是对的,她的阴毛真的是黑黢黢的泛着油亮的光泽,瞬间,镜中的妇人更加娇艳可人,脸蛋美妙而光滑,姿容天生清丽,赤裸着的身体上散发出蒙蒙的薄雾,性感而又丰满充盈着令男人遐想的完美。

  微微抬起头来,看了看镜,子自己的腰肢仍然维持着如同水蛇般的纤细,小腹上没有丝毫的赘肉,隐隐还能看见两侧的人鱼,线人鱼线交汇的方正,是她富有魅力的黑色森林,而在这黝黑发亮的森林之下,覆盖着的就是那足以带给任何男人销魂蚀骨滋味的小穴了。

  轻摆丰臀,她的臀型也依然是那么完美圆润,挺翘弹动,岁月仿佛就并没有在她的身子上留下多少痕迹一样。

  看着镜中的那个满眼都是欲望的可人,刘筱露十分满意,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想到了上瑜伽课或者普拉提课时,不经意间瞥到有些学员的伴侣,腆着啤酒肚的中年油腻男也好,衣冠楚楚的高富帅也罢,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中,熊熊燃烧着满是贪婪与渴求的绿色火焰,这又说明自己的身体还是能够吸引到很多人,并激起他们内心深处不可遏抑欲望的。

  眼神瞟到手中紧握着的假鸡巴,她也有点难以置信,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这样的一具无比令人垂涎的曼妙胴体对志鑫竟然完全失去了吸引力?甚至会被他嫌弃?竟然也会没有人来慰藉,也开始需要靠这种人造之物了?

  她的心里正在质问反思着,穴中却传来了隐约的瘙痒,使得她不禁并拢了白嫩修长的双腿缓缓摩擦着,这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恍惚之间,她竟觉得自己跟当了十多年的寡妇没什么两样。

  思绪正在迷蒙中,她竟又想起了那天的那个梦境,一想到那个梦境,她身体的燥热与内心的欲望再也忍不住,直欲喷薄而出,那梦境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温暖,甚至在那个梦之后好几天,她都有些走不出来,一度看到儿子的时候感觉那就是自己的丈夫,而现在,此时此刻,她真的是很想做爱,真的很需要男人的鸡巴插进自己的阴,道来帮助自己止痒。

  眼下在这屋里,男人倒是有一个,可脑中尚余的理智告诫她,在现实中那是自己的儿子,并不是梦境中的丈夫,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与他发生这种不伦的关系的,她使劲咬住嘴唇极力克制自己迸发的思潮,不断提醒自己必须马上滤掉这些景幻。

  也许是在药效的催动下,又也许是她的潜意识给她找了一个心灵上的短暂慰藉,思绪一旦形成,越是压制就越是反噬强烈,最终她的脑中还是遏制不住浮现出儿子孙元一的面目来,与此同时出现的,自然就是他那个硕大无比的雄性特征,这让她一刹那产生了一些失神,再次忆起了那梦中真切的处女膜撕裂感,随之而来的就是那种挥之不去的欢愉。

  自然而然的,她的穴中变得更加炙热瘙痒,而这种强烈的性欲是以往所没有的,这到底是真实?还是幻想?甚至可以说是意淫?

  眼下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幻想与真实互相融合,刘筱露的丰臀不由自主摆动起来,她的手也情不自禁伸向了自己的下体。

  穴口已经十分的湿滑,不知何时起,淫水从闭合的穴口缝隙中溢了出,来刘筱露像是着了魔一样,穴里好像有数不清的虫子在爬一般,浑身的燥热也转化成了一股股酥麻瘙痒的快感向着穴中涌去,与本就磅礴的欲望融合在一起,使得这种感觉成倍增加。

  一瞬间,刘筱露就感觉小穴中更加的空虚瘙痒,不仅如此,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像被抽空了一般,如今的她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有东西来插进自己的穴中,最好是能将自己完全填满。

  思绪所至,刘筱露不再犹豫,双腿一叉,一根手指分开阴唇插入了自己湿答答的小穴中。

  唔随着指尖在阴道中的深入,刘筱露口中发出了一声不是太满意的轻呼,手指的动作开始加速,不停在芳草萋萋的小穴中来回抽插着,嘴里轻轻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嗯哦

  穴中嫩肉颤抖,泛起一层层的肉波,不仅穴壁上分泌出点点滴滴的淫水,随着嫩肉的抖动,阴道深处以及子宫中分泌出的淫水,也随着起伏不停的肉浪被推了出来。

  不到一分钟,穴中的淫水就汇成了涓涓溪流从穴口大片泼洒出来,滴滴答答滴落在卫生间的瓷砖上。

  刘筱露身子剧烈颤抖着,握着假鸡巴的手握得更紧,将它捏得都变了形。

  她费力挪动震颤中的双腿,缓缓瘫坐到了马桶盖,上将一双修长的玉腿岔了开来,穴中的淫水顿时如长江流水般,从张开的穴口一刻不停涌出。

  啊老公刘筱露双眼紧闭,口中呻吟,也不知道这一声老公,喊的是现实中的老公还是梦境中的老公。

  指节一滑,一根手指就在淫水的润滑助力下,就顺利滑进了她的小穴中,紧接着,又滑进去了一根,而她放在阴阜上的拇指也没有闲着,在黑丛中摸索寻找着,在已经胀大的阴蒂上轻轻抚动按压。

  如同蛋清般透明带着些粘稠的淫液,从她粉嫩的穴口中不停大量涌出,随着她手指的抽插,沾湿了全部的阴毛,将她的大小阴唇浸得更润,在灯光的反射下闪闪发亮。

  靡靡的淫液在她还没有坐下时,就已经打湿了马桶盖,此时更是肆无忌,惮顺着会阴、肛门放肆流到了马桶盖,上最终全都汇到了瓷砖上,小阴唇被手指节按着紧紧贴在饱满的大阴唇上,随着手指的抽动而进进出出,最令人难以忍受的就是那些在手指不停的抽插中而泛起的白沫,这些白沫沾满了她的手指与手掌,看起来格外的淫靡放浪。

  此时的刘筱露,已经完全沉浸进了那似虚似幻,似真似实的脑中幻想世界里,她的双眼一刻也没有睁开,在混沌迷蒙的脑海里,现实的那些场景已经全都被虚幻的梦境所取代,眼前所见也不是别人正是她梦中的那个老公现实中的儿子。

  她的嘴里细声呢喃叫着:好舒服啊老公,露露要你我要你,你的大鸡巴再进来些好孩子

  她一会老公一会孩子叫着,呻吟如蚊似蚋,不走到她近前一米左右压根就听不到,虚幻的场景让她感受到爱的温暖,可潜意识却不断在提醒她,那只是一个梦,这个人其实是她的儿子。

  手指继续向小穴深处前进,因为角度的原因,指尖从阴道的上壁滑过,摩擦着那些凸起的小肉球,直至摸索到了一片细腻平滑的部分,这也是她的手指能达到的最远距离了,就在此时,子宫中仿佛强烈收缩了起来,突如其来的收,缩使得刘筱露浑身都一抽一抽的,纤细的蛮腰都被带得拱了起来。

  啊啊哈哈啊刘筱露朱唇轻启,口中不断发出呻吟,调整了一下姿势,扭着身体,后背靠着水箱,整个人半躺在马桶上,一条腿搁在琉璃台上,另一条腿也找了个高一点的方搭着,双腿尽可能的大剌剌岔开,手指也不闲着,尽可能往里又深了一点点,尽量向着小穴深处挤压,但手指的长度相对于阴道的长度来说,实在是鞭长莫及,她只能用指甲在这平滑的肌肉上不停摩擦抠挖。

  片刻后,穴中的爱液变得更多,犹如怒涨的春潮般汩汩潺潺,在上堆起了一汪春池,与此同时的是她的大阴唇,也变得更加肥厚在,爱液的浸润下熠熠生辉,两片小阴唇也紧贴在肌肤上,将半开的穴口暴露在空气中,直如一个张口喘息的俏佳人。

  啊,好舒服呀,啊,老公你的手指真会揉啊,露露我好酥好麻呀,噢唔

  刘筱露呻吟着,手上动作不停,幻梦中的人也跟随者她的幻想,像是真的伸出了手指在她的穴中挤压按摩揉搓着,甚至还分出了一只手指去按压揉弄那饱满挺翘的阴蒂。

  刹那间,刘筱露感到阴阜那里传来了阵阵酸涩的感觉,随着手指在阴蒂上的动作,每一次揉压都让子宫一阵抽搐,她的身子像是被拎住了虾须的虾子一样,不时就是一阵抖动每次的抖动,都让她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说不出的舒畅,子宫和阴道里分泌的淫水自然也就更加多了。

  啊,好舒服呀,啊,好多水呀,流好多的水呀尽管沉浸在幻梦之中,但刘筱露也能感受到自己的穴中止不住的在往外溢出淫水,喔好爽啊,好孩子快快用你的手指捅进我的小穴里,噢,好舒服啊,噢

  刘筱露口中不住呻吟着,但眼睛却没有一刻是睁开的,她不断用着自己的拇指在阴蒂上揉压,用自己的中指在敏感的阴道里抠挖耸动,每一下都从平滑的g点划过,每一下都是顶到进无可进,此刻的她完全被脑中的幻梦与欲望所支配,即便是有人打开了门恐怕她也不会知道,这种酥麻痒酸并存的感觉数次让她差点忍不住大声吟叫,纵情呐喊,可每当这时,潜意识又让她生生止住了这种举动,让她总有些不能尽兴的遗憾。

  唔舔了舔嘴唇,咽下了为数不多的唾液,刘筱露的双眼微微睁开了一些。

  一睁眼,正瞅见紧紧握在手中的假鸡巴,淹没在快感中的她手上力道没轻没重的,这根假鸡巴被她捏得都像是要折断了一般。

  药效的发作、性欲的煎熬、长时的呻吟,使得她嘴里湿热难当,口干舌燥,正是需要一个东西来慰藉一下的时候。

  唔手中的假鸡巴不由自主向着口中伸去,有些羞涩的轻轻闭合上双眸,她把冰凉的假龟头含在嘴里,用力吮吸着,抽插着,就好似手中这鸡巴是真的一般,唾液渐渐在口腔内囤积,润湿了她的口腔,并随着她吮吸的动作慢慢分泌出来,将大半根假鸡巴都给沾满了,一边吮吸着,她的口中还发出啧、啧的声响,这声响刚发出时她还有些担心有些害臊,生怕被儿子听见,可身体上的快感又让她很享受这种声音,甚至还有些兴奋。

  好痒呀好舒服好孩子你太会舔了在脑海中,此时那梦中的郎君正在用舌头服侍着她,她的手指像是随时跟着她的幻想,慢慢从穴中抽了出来,指肚在穴口轻慢缓柔拂拭摩挲,将那浓稠的淫液在穴口摸了个均匀,真个就像是那梦中的情郎在舔舐着自己的小穴一样。

  啊~~~拔出口中的假鸡巴,刘筱露长长舒了一口气,喃喃道,鸡巴真好吃,就是太大,都把人家的嘴塞满了,快来干人家吧,快点压上来吧,露露需要你的鸡巴呀啊

  她口中淫言浪语丝毫不停,她现在的这副模样,不要说孙元一了,哪怕是关珊雪看到了也会觉得万分惊讶,这应该是她绝不会想到的一个结,果固然有药效的原因,但实际上还是她空闺寂寞良久,这药只是起到了一个催化剂的作用。

  如此看来,一个女人如果是寂寞空虚了很久,不管其是什么样的贵妇,都会有一副让人心旌摇荡的一面。

  卫生间外,孙元一几乎是贴在门上支棱着耳朵听着,鸡巴早就硬得发胀发痛了。

  从刚才妈妈从房间出来后,他就一直躺在床上全身心在偷听着妈妈的呻吟声,固然低可总也瞒不住有心人的窃听,他又不是聋子,尤其他是心有别念,所有的注意力和感官都放在了听力上,自然是能听得见的。

  尽管如此,不过他还是无法清清楚楚听到里面的话到底是什么,只能听见断断续续低低的呻吟这让他心里像是有猫在挠着,痒得不行,思虑纠结了好久,最终才决定轻轻起身悄悄来到卫生间门口,来仔细听听说不定会有什么令,人惊喜的发现呢!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uhui9.com。书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huhu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