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借口与抹药_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书汇小说网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 046、借口与抹药
字体:      护眼 关灯

046、借口与抹药

  回家的路上,孙元一和关珊雪两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一来两人都累了,二来这么晚才回去,总要想一个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

  孙元一看着前路开着车,脑筋也在飞转,思索应该想什么样的理由才算合理,关珊雪不停地在手机上滑动,似乎在查看什么东西。

  忽然,关珊雪像是看到了她想要的东西,身子一正,说道:「前面掉头,去医院。」

  「什么?」孙元一一边开车一边想着理由难免有些分神,一时没有听清楚,但还是把车开到了边上的车道。

  「听我的,去医院急诊,我有办法。」关珊雪说道。

  听她说得言之凿凿,孙元一也选择相信她,开车去了医院。

  挂了号,两人坐在候诊室的角落里等待着,孙元一隐隐猜到关珊雪的用意,看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便轻声问道:「是不是要跟莉莉说一下?」

  「嗯,要,等会我进去诊室之后你就给她打电话。」关珊雪说道。

  「嗯。」孙元一点点头。

  结果,话刚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蒋莉莉已经先打了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关珊雪微微一笑,示意他接听。

  「老公你怎么还不回来呀?人家想你啦」电话一接通,蒋莉莉娇嗔的软糯音就从那边飘了过来,坐在旁边的关珊雪也听见了,戏谑地笑着看向孙元一。

  「嗯我也想回去,可是现在不行呀」孙元一把声音压得很深沉,让人一听就是很焦急的样子。

  「啊?怎么了?」莉莉急忙紧张地问道。

  「妈说身体不舒服,刚才我送她来医院的,现在还没走呢!」孙元一说道,不等蒋莉莉说话,又连忙安抚,「你也别担心,没什么事的,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挂了几瓶水,还有一瓶,挂完就结束了。」

  听他这么说,蒋莉莉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说道:「我要不要过去照顾一下?」

  「不用,我看妈脸色已经好多了,外面天气怪冷的,你就别出来了。」孙元一说道,「我能照顾好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悄悄地摸到关珊雪的手上,将她柔软的小手握在手里,关珊雪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自然明白他的『照顾』是什么意思,刚才可不是刚被他『照顾』吗?

  「是莉莉吗?」关珊雪说道,她知道这个时候正是她切入的关键点,她的声音也显得很虚弱。

  「嗯,是。」孙元一很自然地接话道,在电话那头的莉莉听来,就是关珊雪听到他在接电话,顺口一问。

  「电话给我吧」关珊雪轻语道。

  「嗯,莉莉,我把电话给妈,让她跟你说吧。」孙元一对关珊雪的想法也就是一个猜测,也担心自己多说多错,让关珊雪来跟蒋莉莉交代是最好的,自己当个听众就行了。

  「妈,你怎么了?现在好点了吗?」莉莉焦急地问道,话语中透露着关心和情真意切,听得关珊雪一愣,瞬间俏脸通红,倒有些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

  「我我我没事」她稳住了心中的歉意,继续轻声说道,明明是因为愣神而出现的结巴,在蒋莉莉听来倒是更像身体虚弱的样子了,「估计是这两天太累了,挂两瓶补液就好了,没事的,你放心吧。」

  「真的吗?」蒋莉莉还是一样关心,但是语气能听出已经放下心来了。

  「嗯,妈还会骗你吗?还有一瓶就好了。」关珊雪语气稍带虚弱,但还是很平稳地说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你把电话还给元一吧!」蒋莉莉说道。

  接过关珊雪手里的电话,「喂,怎么?」孙元一问道。

  「老公,那妈妈就交给你了啊,你可要负责把她安全送到家呀!」蒋莉莉叮嘱道。

  「是!谨遵夫人指示。」孙元一正色道,跟蒋莉莉说了个俏皮话。

  「嗯!嗯!小伙子,你这样本夫人很满意,回来给你奖励哟!」蒋莉莉也顺着他的话笑嘻嘻道。

  挂掉电话,诊室已经快要到关珊雪的号了,孙元一道:「妈,既然莉莉已经知道了,就没必要看了吧?」

  关珊雪瞄了他一眼,看看四周,轻声道:「要的,这是两码事。」

  看她很坚定,孙元一也就不再说什么,扶着她进了诊室,当然,这也不全是为了表现她的虚弱,而是因为她的小穴那里还肿胀着十分难受,所以扶着倒也是没错。

  等关珊雪坐到医生面前,孙元一顺手拍了一些她在诊室里的照片,并且很注意没有把一些能表明时间的东西拍进去。

  问询的时候,关珊雪跟医生表示自己胸闷、头晕、腿脚发软,并有意无意说起以前有过低血糖,那医生根据她的症状和主述,也同样得出了低血糖的诊断,本来他不准备给她开什么点滴之类的,让她回去补充一下糖分就行了,但架不住关珊雪的强烈要求,还是给她开了两瓶葡萄糖补液。

  等打上点滴坐了下来,关珊雪又对孙元一道:「你拍两张照片发给莉莉吧,把我的全身都拍下来。」

  听她这么说,孙元一也点点头,又拍了两张关珊雪打着点滴的照片,给莉莉发了过去。

  关珊雪掏出手机打了电话给蒋胜华,接电话的竟然是孙志鑫,这倒是让她一愣。

  「行吧,那就拜托你先照顾一下阿华了,我今天不是很舒服,现在在医院打点滴,再过会就回去了。」关珊雪对着电话那头说着,挂掉了电话。

  「呵」挂了电话,关珊雪轻笑一声,其中的意味也不知是无奈还是苦笑或者是冷笑。

  看她那样子,孙元一好奇道:「阿雪,怎么了?爸爸是出什么事了?」现在周围也没有什么人,他们两个说话的称谓便也换成了亲昵的口吻。

  关珊雪把手机丢在一边的椅子上,轻拍着额头道:「出事?他能出什么事,而且你爸也在他身边呢!」

  「额额?」孙元一很快反应了过来,「我爸也在?」

  「是啊!」关珊雪叹了口气,「说今天跟甲方吃饭来着,因为甲方是阿华的熟人,所以酒桌上喝酒的事情都让他来了,你爸开车,就没喝酒。」

  「那他们现在是」孙元一问道。

  「你爸现在在照顾他,说等我回去了之后再走。」说着话,关珊雪抬头看了看还在冒着泡的点滴瓶,「行了,我看这点滴也不用再打了,本来我还说让阿华来看一下增加可信度呢,既然这样,就拔了吧。」

  孙元一点点头,叫来护士把她手上的针给拔了,然后就开车送她回去。

  下车的时候,关珊雪让孙元一扶着自己进了屋子,并故意弄出了一些动静来。

  很快,孙志鑫从楼上下来了,孙元一正从厨房泡了一些糖水出来,看到他,忙叫了一声『爸』。

  孙志鑫点点头,看到关珊雪半躺在沙发上,便道:「阿雪,你哪里不舒服?」

  不等关珊雪说话,他又接着道:「老蒋已经睡了,他今天可是喝了不少,恐怕没法照顾你啊。」

  关珊雪一手捂着额头,一手冲他挥挥手,虚弱道:「你们爷俩回去吧,我已经好多了,就是低血糖而已,照顾自己还是没问题的,他只要别吐,应该都没问题。」

  「哦,这样啊,那就行了,你仔细着点,我跟元一就回去了。」孙志鑫点点头,走到门口换上自己的鞋。

  「那妈,你注意休息啊,糖水我就给你搁这了,等会爸或者你有哪里不舒服的话就打莉莉的电话。」孙元一把糖水放到关珊雪面前的茶几上关切地说道。

  「我现在头已经不晕了,没事了,没事了。」关珊雪撑着手坐起来,对孙志鑫微微一笑,「志鑫啊,今天我就不远送了。」

  「没事没事,这都是小事,你注意休息,我走了。」孙志鑫挥手道,说话间已经打开了房门跨步出去。

  「妈,我也走了啊。」看爸爸已经出去了,孙元一一边说一边冲关珊雪眨了眨眼。

  「嗯。」关珊雪倒是也不含糊,答应的间隙还给了他一个飞吻。

  听着汽车引擎远去的声音,关珊雪知道那父子俩已经走了,这才从沙发上起来,一活动顿时觉得下体传来阵阵痛感,走路也变得一拐一拐的,她心中暗道好险,刚才孙志鑫在这里的时候她要是这样走路,估计现在说的理由就行不通了。

  慢慢走上了楼,她去浴室里冲了个澡,用有些烫热的水在自己的穴口足足冲了有十分钟,就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穴口,两片大阴唇确实肿胀得挺厉害的,幸亏她早有准备,自从跟孙元一做了几次爱之后她就在家里常备着那种消肿止痛的药膏。

  用热毛巾敷过穴口,抹上药膏,她觉得舒服了一些,这才打开卧室门,一股酒气从里面冲了出来,把她给呛了一下。

  真是,喝这么多酒干什么!她眉头一皱,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跟甲方喝的,就算问孙志鑫,他也不可能跟我说实话。

  算了,今天我还是睡沙发上吧!心里想着,她拿了一床被子,睡到了沙发上。

  不说关珊雪那边,等孙家父子回到家,卧室的灯都已经熄了,看来各自的老婆都已经睡了,于是他们也各自洗漱上了床。

  「哼嗯」孙元一刚钻进被窝,一条软腻火热的身子就缠了上来,一条修长的美腿也搭到了他的身上,他也十分自然地把手伸了过去,枕在莉莉的颈下。

  「老公,你回来啦」莉莉轻声低语道,「我妈身体怎么样了?」她刚才一直在等孙元一回来,最终实在是困得不行了,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感受到他上床的动静,本能地侧过身去伏在他身上。

  「嗯,已经好了,刚才去医院挂了两瓶补液,就是低血糖而已。」孙元一语气平静地答道。

  「嗯怎么会有低血糖的以前没听说啊」莉莉口中喃喃道,她并不是有什么怀疑,只是随口说着。

  「嗯这个嘛,很难讲。」孙元一的心猛跳了几下,他连忙平复一下心中杂念,脑中思索起来,「妈也这个岁数了,有点小毛小病的很正常,以前没有低血糖,不代表现在没有啊。」

  「嗯倒也是毕竟她也到更年期了」莉莉听他说得有理,倒也没深究,「你心怎么跳这么快啊?」

  一听这话,孙元一的心跳得更剧烈了,连忙道:「刚才洗澡浴室里太热了,浴室里弄得很闷,我刚才有些喘不过气来了都。」

  莉莉点点头还要说话,孙元一连忙岔开话题道:「不早了,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忽的,他像是想起来今天莉莉请假的事情,接着道:「对了,明天你上班吗?那里还痛吗?要不要再请一天?」

  被他这样一打岔,莉莉好像也想起来了,微睁开了双眼,嘴巴一嘟道:「我倒是想,下面虽然不是很疼了,不过还肿的呢!但是我也不能老是这样请假嘛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还是多适应适应比较好,明天还是去上班吧!」

  「嗯,也好。」孙元一口中答道,「哦,对,刚才回来看你睡了我就没拿出来,你等一下啊。」

  说着,他抽出手,起身出了房间往楼下走去。

  走到二楼的时候,就听到爸爸的房间里传来阵阵鼾声,他已经睡着了,他们今天竟然是分房睡的?

  侧耳听听妈妈卧室的声音,里面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看来妈妈也已经睡熟了,于是他的脚步放得更轻,走到楼下自己刚脱下的外套里掏出一只药膏来。

  这是今天他回来的时候在路上买的,之所以买这牌子的而不是别的牌子,是因为他知道这种的确实有效,跟当时在洛沙岛上给关珊雪用的是一样的。

  「什么啊?」等孙元一进来了,看到他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莉莉好奇地问道。

  「下班回来的时候我买了消肿的药膏,本来想着到家就给你涂的,可是妈当时已经在房间里了,我就没有拿出来。」孙元一解释道,「结果送妈回去又遇到了她身体不舒服,我刚才回来竟然给忘了,对不起啊,对不起啊。」

  孙元一口中道歉着,刚才跟关珊雪一场春漪,再加上急着想用什么理由来解释,他竟真的把给莉莉买了药膏这件事给忘了,故而这道歉也的确是发自内心的。

  「哼」听了他的话,莉莉直想笑,可是很快就假装板着脸,嘴撅起道:「你看看你,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婆?」

  「嘻嘻」孙元一嬉皮笑脸,「我这也是着急赶紧上床来陪老婆嘛那作为补偿,老婆大人你躺着就行,我来给你涂好不好?那店员说消肿效果很好的,晚上涂白天就能好的。」

  「哼这态度还差不多」莉莉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涂就涂啊,别有什么别的想法啊我我明天真的要上班的」

  说着说着,她扯过被子遮住了脸庞。

  「嘿嘿都这么多次了,你还这么害羞啊」孙元一自然明白她说的意思,笑嘻嘻地上去把她的睡裤和内裤都脱下来。

  莉莉微微张开双腿,让自己的小穴露了出来,孙元一拿了一盏小灯,趴在床尾,看着莉莉的小穴,果然还是有些紫红紫红的,两瓣大阴唇有些微微隆起,因为还肿着的缘故而紧紧闭合着,看着倒像一个熟透的蜜桃,蜜桃中央就是一条诱人的缝隙。

  她的小穴跟关珊雪的本就有些类似,但是这种状态下看起来却有一种额外的诱惑力,孙元一盯着小穴看着,手中的药膏盖子一直拧着,明明一拧就开的盖子却好像就是拧不开一样。

  「你快些呀别看着了不早了。」莉莉微微抬头,看到孙元一盯着自己的小穴看,就是不动手,连忙催促道。

  「嗯,这就来。」孙元一这才回神,扎破了药膏的口子,把药膏轻轻挤到穴口上去。

  「啊!」莉莉轻声惊呼,「好凉啊」

  其实这药膏并不是很凉,无奈的是偏偏要涂在那敏感的部位,肿胀的敏感部位,而当孙元一用手指去抹开药膏的时候就会显得更凉了。

  「啊?那我给你捂一下。」孙元一把药膏紧握在手心里,想用身体的温度将药膏升到合适的温度。

  「嗯」莉莉点点头,「可是这样我好冷啊」

  她现在下半身都是赤裸的,还张开着双腿,大半夜的,时间一长,会觉得冷也是正常的。

  「那」孙元一挠挠头,「那就用我的手给你抹吧,每次一点一点的,先在我手上抹匀,然后再涂上去。」

  「嗯听你的」蒋莉莉低声道。

  孙元一挤出一点点药膏,在手指上抹匀,然后涂到了莉莉的大阴唇上。

  可是这样的效率也实在是太慢,虽然说两片大阴唇加起来面积也没有多少,可每次挤出来的药膏本来就只有豌豆大小,在手指上抹匀消耗一些,手指本身吸收一些,这样一来涂到大阴唇上的就所剩无几了,抹来抹去也没觉得有多少药膏抹在大阴唇上。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uhui9.com。书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huhu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