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预约检测_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书汇小说网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 109、预约检测
字体:      护眼 关灯

109、预约检测

  这是怎么回事?心中疑惑下,刘筱露扶正了自己的身子,把脚从淤泥里拔出,伸手又按到了另一颗枯树上。

  在她按下的那一刻,这棵枯树与刚才的那棵如出一辙,快速完成了抽芽开花结果的全过程。

  这也是一棵桃树!刘筱露震惊了,更加相信这只是自己的梦,只不过自己现在难以醒来,既如此,她干脆就继续向前一步一步走去,每一步都将手按在一棵枯萎的桃树上,随着她的前进,枯林中渐渐有了绚烂的色彩,从刚才的灰暗死寂变得明艳生动,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就这样,一晚上刘筱露都在梦里恢复着桃林的生机,看着满眼的桃子与桃树,她仿佛忘掉了自己身处梦中,满是满足感与成就感,连自己一丝不挂都抛到了脑后,原本遮蔽着太阳的雾气都随着桃林的恢复而慢慢消散,将一枚金黄如轮的太阳显现了出来。

  抬头看去,这颗太阳的光芒不是很耀眼,通体散发着金黄的色彩,仔细看去,仿佛是有生命一般微微跳动着,刘筱露甚至能感受到这太阳的律动和自己的心跳联系在了一起。

  铃铃铃,就在她凝神细瞧着那轮金日的时候,一阵手机闹铃声将她唤醒。

  按掉闹铃,刘筱露缓缓睁开眼,只觉得头脑沉重,浑身乏力,看来尽管是在梦中,一夜的奔波也让她感觉很疲累。

  这个梦好奇怪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刘筱露纳闷地自言自语道,可是脑子里又没有什么头绪,也就先放到了一边,今天是周日,她该起床准备去健身房了。

  走出房门看了看,志鑫的房间已经空无一人,楼下传来儿子儿媳说话的声音,看来他们已经起来了。

  洗漱完毕下了楼,两人孝顺地跟自己打了一声招呼,她微微点头,进了厨房。

  孙元一和莉莉这时也吃完了,他把两人的碗筷收起,说道:你要不要上去拿一下东西,等会妈吃完了我们要去健身房了。

  莉莉嘟了嘟嘴,并没有反驳,向着楼上走去了。

  看莉莉上去了,孙元一这才拿着碗筷进了厨房,看到妈妈已经盛好了早饭往外走,他立马伸展双臂,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刘筱露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躲开,就听儿子轻声道:妈,可是你说的,可以抱你的啊!

  她这才停下了闪躲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说道:你这孩子,莉莉还在家呢!

  孙元一笑道:儿子抱妈妈有哪里不对?她在家我就不能抱了?

  刘筱露俏脸一红,暗道:对啊,这就是母子之间的抱抱而已,我怎么好像想歪了?

  那就抱吧!她轻声道。

  好嘞!孙元一双臂一合,把妈妈熊抱在了怀里,将她紧紧搂住,一对柔软丰硕的巨乳紧紧抵在自己胸口,手顺势搭在了她的丰臀上。

  刘筱露身子一紧,感受到儿子宽大的胸怀和浓重的气息,她禁不住地想要颤抖,享受地呼吸着这种味道,对于儿子手摆放的位置也浑若未觉。

  么!抱着抱着,孙元一在她额上亲吻了一下,见她并不反对,想到那天她说想亲妈就亲,于是又移动了一下,在她脸颊和朱唇上都亲了一口。

  刘筱露心里震荡,并没有制止他,甚至当他的嘴唇亲来时,她还下意识地嘟了一下嘴小小地迎合了一下。

  就在两人都享受着这种亲昵的拥抱时,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莉莉已经下来了,两人急忙分开。

  走吧?莉莉问道,妈,你怎么在厨房里吃啊?

  刘筱露背对着门口,大口地吃着碗里的东西,含混道:元一正好要洗碗,我就赶紧在这吃了,省得再走两步。

  同样背对着门口洗碗的孙元一扭头呵呵一笑,说道:老婆,你好了?坐会吧,很快就好了。

  莉莉也不多想,这也正常,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多想的,转身就去了客厅坐下。

  厨房里的两人都轻轻舒了口气,就像做了错事差点被人抓到的小孩一样。

  事情都弄完了,孙元一就带着莉莉和妈妈去接上瑶瑶,又绕了个路去接了关珊雪,送她们去健身房。

  路上,关珊雪也说起蒋胜华,早上孙志鑫就来接了他,说是要去谈什么事情,她也没多问,现下,她跟蒋胜华简直就是睡在一张床上的陌生人,连被窝都分开了,就差分房睡了,他要做什么,她也不多管了。

  到了健身房,关珊玥已经在那里了,几人一边寒暄着一边进了更衣室。

  今天莉莉瑶瑶和关珊雪也不算蹭课,都各自办了一张卡,当然有刘筱露的关系在,价格那是优惠优惠再优惠。

  照例是刘筱露台上做示范动作,其余四女台下跟着学习,只是今天她的动作显然不如上周来得流畅自然。

  其一是因为她的小穴那里还没完全消肿,动作幅度过大一压迫也是很疼的。

  其二则是因为她一直在思索着做完的那个梦境,那种熟悉感压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总觉得以前似乎也做过类似的梦,可一时半会怎么都想不起来,故此,她脑海里一直在不停地搜索着记忆的角落,想要回想起是因为什么。

  啊!我想起来了!猛然间,刘筱露心头巨震,她一直纠结于桃树桃林桃花桃子,想也是这么想的,当她换了一种思路,不再局限于桃科,而是只将开花结果作为条件的时候,她的思绪顿时深远了起来,记忆中一直存在的那件事浮上了心头。

  那还是她和孙志鑫刚结婚那会儿了,他们两人结婚后,也是很长时间没有孩子,但是这不能怪她,怪只怪孙志鑫对做爱的兴致并不大,一周一次就算是频繁的了,有时候一个月才做个一次,这么少的次数,又不一定是都压准了自己的危险期,怀孕的概率当然就很低了。

  但就在婚后半年之后,有一天晚上,她忽然梦见了一棵正在怒放着的梨树,虽然不是这次梦里的桃林,更不是枯萎的桃树,但都是一样的盛放花朵,一样的开花结果,这种情景是何其的相似,而那次梦里结出的梨子还有几个猛然间裂开,露出了梨子内部黑黝黝的种子。

  当时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后来吃饭时无意在饭桌上提了一嘴,结果婆婆立刻变得十分的兴奋开心,言说自己也做了类似的梦,开花结果,她还信誓旦旦地说道:这一定是老天爷给的暗示,露露啊,你们这两天就去医院验一下,十有八九你这是有了!

  当时还没有验孕棒这种方便的东西,如果想要知道是否怀孕了,一定得去医院。

  初听这话的她也没当回事,觉得这就是无稽之谈,可是志鑫却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非要自己下午就去查一下,拗不过这娘俩,当天下午她就跟孙志鑫去医院查了一下,竟然真的像婆婆说的那样她怀孕了!

  这让她对这种虚无缥缈的梦中暗示有了一些相信,而后来,她也在一些杂志上看到过类似的报道,这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真的有孕梦这种东西。

  而在诞下孙元一以后,她连梦中的梨子裂开她都知道是什么含义了,梨子梨子分梨见子,孙元一正是一个儿子,可不就是见到了儿子嘛!

  可是这次的这个梦又是什么含义呢?难道是莉莉怀孕了?可是也不对啊,昨天她亲口否认了这件事啊!刘筱露疑惑更深,内心也产生了惴惴不安的情绪。

  此时的她才想起来,那天儿子射在自己体内后,自己因为这种巨大的震惊冲击,外加穴口肿胀难平,害怕出去了被人发现,居然忘记了要服用避孕药,而当她想起来的时候,即使是时间最长的避孕药能达到的72小时都已经过了,尽管后来自己还是服用了两颗,但只能说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能不能起效完全是看天意。

  然而算算日子,那天并不是在自己的危险期,儿子又不是深插到底紧抵着子宫口射的精,应该是不可能怀孕的,她的心才安定了一些。

  可是,昨天的那个梦境,又让她的心忐忑起来,生怕自己是怀孕了,自己还说要对得起阿雪和莉莉,不让瑶瑶和儿子有过多的往来,可如果是自己怀上了儿子的种,就算别人都不知情,自己也觉得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台下,其他几人虽是跟着学,可学的却明显不一样,关珊雪本身条件就好,而且还有专业的底子,自然是与台上的刘筱露不分伯仲,并且她还发现刘筱露今天教学有点心不在焉,不过一般人也看不出来。

  瑶瑶学习也是十分认真,虽跟几个有经验的熟女比有些差距,但好在年轻聪明领悟快,也是做的有模有样,反倒是条件最好的莉莉却学得不是很认真,有些拉伸强度较大的动作不是怕疼就是怕累,明显有些应付,动作也不太到位,连门外汉孙元一都能看得出来。

  至于关珊玥,因为已经学了好一段时间又是证书狂魔,故而动作做的也是相当到位。

  看到姨妈,孙元一想起了昨天吃饭时关珊雪那句惹人歧义的话来,想想自己这么长时间播种都播了好几块地了,却一颗种子都没有发芽,也是应该把这件事提上议程了。

  是该让表姐给介绍个知根知底的大夫检查一下精子质量了,老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心里想着趁众女休息时跟莉莉悄悄商量商量,然后让她去跟表姐说一下,看看什么时候她方便自己好过去。

  等瑜伽课结束了,众女全都去浴室里洗澡去了,关珊雪找了个机会上前问道:筱露,我看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的,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刘筱露正因为自己刚才想到的情况而有些惶恐,听她这么一问,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些惊恐,十分不自然道:没有,没有,我刚才就是想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走神了,没有哪里不舒服,没有的事!

  她连连的矢口否认反而加重了关珊雪的怀疑,不过她既然坚持不肯说出实情,自己也不能逼问,只好就此作罢。

  这时,跟关珊雪隔了两个柜子的关珊玥走了过来,她似乎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面含戏谑道:怎么了刘教练?莫非是先生不在家?空虚寂寞了?

  女人与女人之间难免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调侃和玩笑,如今这里就只有自己的妹妹和教练,这教练还是妹妹的闺蜜,关珊玥一时竟也起了揶揄之心。

  她这话一说,刘筱露的脸色更紧张,忙不迭否认道:阿玥你胡说!别乱讲!我我要生气了啊!不理你们了!

  说完,她一溜小跑跑进了淋浴间里,不理会身后两个相貌相差无几的美女。

  这诶小雪,她以前就是这么开不得玩笑的吗?关珊玥好奇地问道。

  呵呵,是啊,我从来不跟她开这些玩笑的。关珊雪说的当然不是实情,有时候她跟刘筱露还会开更色的玩笑呢,也没见过她生气的,今天她的举动着实惹人怀疑,但是她总得替闺蜜遮着点说,这才跟姐姐这样讲。

  好吧看来还是我跟她的交情不够啊,算了,以后不说了。关珊玥双手一摊,摆了个无奈的造型道。

  嗯,姐姐你身材最近可是越来越好了啊关珊雪点点头,也放下了对刘筱露今天表现的疑惑,看着姐姐的身材感叹道。

  说话间,她伸手在她宽大的丰臀上用力一拍,一阵臀浪翻涌,蔓延到关珊玥的腰肢上。

  呀!你个死丫头!关珊玥被她拍得生疼,作势就要伸手来打她,关珊雪俏皮地做了个鬼脸,转身也跑进了淋浴间里。

  撇开几个美妇的事情不谈,再说孙元一这里。

  既然确定了要去检测精子质量,他也就不再拖延,等瑜伽课结束了回到家,他立刻就跟莉莉说起了这件事。

  莉莉一听,脸上顿时绯红,昨晚自己爸爸和公公误以为自己怀孕时那种兴奋和激动的表情让她印象深刻,可见他们两个是多么期望自己能赶快生个孩子出来,婆婆嘴上虽然不说,不过她心里肯定也是很期盼的,可是自己跟元一这么多次,居然愣是没怀孕,也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所以,我想去检查一下精子质量。孙元一总结般说道,我也不知道哪里专业点,感觉还是正规医院好一些吧,外面那些私立的医院太坑了。

  莉莉点点头,说道:那你准备去哪儿检查?

  孙元一摇摇头,继续道:不过这方面吧,我觉得应该找个专门做这个的,毕竟术业有专攻嘛!不然我总是不放心,所以想让你问问表姐,她认不认识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莉莉又是点点头,掏出手机来给范颖佳打了过去。

  手机那头很快接通了,听筒里传出了范颖佳的声音:莉莉啊,有事吗?

  额颖颖姐嗯是有点事莉莉吞吞吐吐地说道,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范颖佳说道:什么事?你说呗!

  莉莉看了看孙元一,孙元一握住她的手,看她又羞又急的满脸通红,叹了口气,知道这事还是得自己来说,于是从她手里拿过手机,先是干笑了两声,这才道:表姐,是我,打扰你了啊。

  嗯?范颖佳一愣,然后才笑道:妹夫啊,怎么?是你找我有事?

  额是,那我就说了啊。孙元一也有一点小尴尬,不过他脸皮厚,这点尴尬转瞬即逝,是这样,你看我跟莉莉结婚虽然才三个月左右,可是我跟她认识可不是一年半载的,自从我们俩确立了关系之后,我跟她也没少额没少那个,你懂的嘛!

  莉莉在旁听了,脸红到了耳朵根,不住用粉拳打他,但孙元一呵呵地笑着,承受她不重的力道,等待着手机那边范颖佳的回答。

  啊?哪个?范颖佳似乎也正在忙,一时没反应过来,隔了一会才道:哈!你说那个啊!怎么了?妹夫你这是要让姐给你开点保持精力的药吗?

  诶额嘿嘿不是孙元一也不知道范颖佳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作不懂,干脆挑明了道:我跟莉莉从来也不采取什么保险措施,而且我每次也都把里面射得满满的,不是我夸口啊,有时候里面都满了我都还没射完呢!

  手机那头顿时一阵沉默,孙元一连忙喂了两声,那边才又传来范颖佳的声音,不过这次她的声音低了很多:你你不用描述得这么仔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是想让莉莉来检查吗?

  孙元一思索了一会,想想自己跟阿雪和莉莉都这么多次,两人都没怀孕,更大的问题肯定出在自己身上,可是只检查自己的问题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嗯也行,她也应该检查一下!他沉吟了一会才道,不过主要的,我想还是检查一下我的精子质量。

  范颖佳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我这里是妇产科

  孙元一连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表姐你肯定认识男科医生的嘛,能不能推荐一个靠谱一些的,有熟人心里稳妥一些嘛。

  手机那头顿时又没了声音,孙元一心里这个急啊,心道颖颖姐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信号不好吗?

  过了一会,范颖佳才继续道:嗯,这倒也行,我看一下我的排班安排,到时候打电话给你,你抽个时间过来吧!不过我也要叮嘱你,尽量憋的时间长一点,这样准确率会更高。

  额?什么?孙元一疑惑道。

  没什么,就是让你减少做爱频率,让精子的数量多一些,这样可以检测出新生精子和老精子的质量对比,如果真的是你的问题,也好对症下药。范颖佳倒是说得很平静。

  诶,好嘞!好嘞!谢谢表姐啊!孙元一笑呵呵地挂掉了电话。

  医院,范颖佳放下了手中的手机,笑了笑,打开电脑查看自己的排班安排。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uhui9.com。书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huhu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