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6第六十一章_戒不掉你
书汇小说网 > 戒不掉你 > 第61章 6第六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1章 6第六十一章

  s公司的发布会结束后,宴会别墅外,时薇和穆辰两个人的气氛却不像刚刚在宴会上那样温馨和谐,反而有些别扭。格格党小说

  时薇一袭红裙,踩着高跟鞋在前面走,她走得不快也不慢,红裙下的大长腿白得发光,穆辰则在后面安静地跟着她。

  事实上是,时薇有点生气了。

  在最初的感动和惊喜过后,时薇反应过来后,多少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高兴。

  她这些天藏着路易阳的事,担心穆辰难过,又怕他压抑,想让他放松心情,每天都在担心穆辰,结果穆辰呢,似乎并不需要她担心,还突然间成为了s公司的ceo,这让时薇觉得这些日子里自己的担心相当多余。

  而且这件事,她也和那些人一样,是最后才知道的。

  穆辰显然也察觉到了时薇的情绪变化,他陪她走了一会儿后,开口问她“这个惊喜,你不喜欢么”

  时薇听到这话,脚步停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喜欢。但是,你不需要和我解释一下”

  “从你被上司打压的时候,便准备给你的惊喜,是一个拿过国银的互联网项目,被投资方看上,后来因为学术造假的事投资方撤资,沈宴执是新的投资方。最近去见的朋友,也是那些合伙人。”穆辰解释。

  时薇听清了,穆辰的话里提到,他因为学术造假的事,曾被投资方撤资。

  而穆辰之前从来没和她提过。

  关于s公司,好也好,坏也罢,他都没和她说过,他办这个公司的初衷,只是为了给她一个退路。不成功就当没发生过,成功了,便是如今这样。

  时薇微微垂下了眸,其实她本来也没有多生穆辰的气,她只是觉得自己最近这么担心他,这个事他却一直瞒着她,让她有点不舒服。

  可他的初衷是好的。

  她和穆辰都不是太会讨好人的人,每次都在小心翼翼的爱人,爱得笨拙却又竭尽所能,这份心意其实已然足够。

  她在这里垂眸站着,而穆辰还以为她在生气他瞒着她,外面风大,夜晚温度低,她还穿着精致的红裙礼服,裸露的肩头都被吹得有些发红,穆辰目光落在她泛红的肌肤上,他的眸光带了些心疼。

  下一瞬,穆辰蓦地一弯腰,公主抱起了她。

  这个公主抱猝不及防,时薇一声惊呼,下意识地搂住了他的脖子,她脚下的高跟鞋随时要掉下来,时薇被他抱在怀里,眉头微蹙“你”

  穆辰一低头,唇就碰到了她的额头,他吻了吻她的前额,低声道“回家再生气,外面冷。”

  时薇这还怎么生气。

  谁说穆辰不会哄人的,时薇觉得,他越来越会了。

  她也不再挣扎,轻轻往他怀里蹭了蹭,他肩宽腿长,抱着她的胳膊匀称结实,一点不会让人觉得硌“我没生气。”

  “恩。”

  “我喜欢这个惊喜。看不出来啊穆辰,你现在撩女孩子一套一套的。”心情一好,时薇红唇轻扬,又开始日常调戏穆辰。

  穆辰顿了一下“那我今晚表现好么”

  时薇直觉哪里不太对,但一时又有些想不起来,只能先回答道“好。”

  然后,时薇就看见,穆辰低下头,黑眸准确无误地注视她的眼睛,他的声音低低的“来之前你说,我表现好的话,今晚玩情趣。”

  他用一个个关键词提醒着她“领带。情趣。玩个大的。”

  他的黑眸如水,神情显然在告诉她别想赖账。

  时薇一时无言以对,她忽然记起,距离他们上次做也过了好几天了,这些天她忙着七夕的改进款“吻烟”香水,他忙着创业开公司,两人倒是一直没怎么做。

  据说,刚开荤的男人,欲望都会比较强。

  没办法,骚话是她自己说的,她安静了一会儿,认命道“那你,轻点。”

  许是她的表情取悦到了穆辰,穆辰唇角微扬,声音里少见地染了些笑意,他低头含住她的耳垂,还轻轻地咬了一下“我会的。”

  他到底有没有轻一点,时薇后来完全不记得,第二天她就把那条领带扔了,她再也不想看到它。

  平时明明是她占据主动权,撩得他欲罢不能,可一到床上,主动权却完全在穆辰手上了。

  挺禽兽的,衣冠禽兽说的应该就是穆辰这种人。

  不过,时薇完全没时间再去和穆辰计较这些,因为,已经到周一了。

  她和路易阳约好见面的时间,就是周一。

  时薇看着手机日历上的周一,神色渐冷,她想,泼在穆辰身上这么久的脏水,也该洗清了。

  时薇和路易阳约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学校旁边一个叫“疆莱”的新疆菜餐厅里。

  她选的这个餐厅也很有寓意,之前他们三个人参加学术杯的时候,说好拿奖一起聚餐,在群里商量好的地点就是这个餐厅,只是因为后来大家时间对不上,便不了了之。

  她想看看,路易阳来这个餐厅,到底会不会觉得心虚。

  不到四点,时薇早早便到了疆莱,她点了两杯新疆酸奶,一边用小勺子慢悠悠地搅着浓稠的酸奶,一边将录音笔放到了桌旁隐蔽的地方。

  证据,自然是越多越好。

  四点左右,路易阳来了。

  路易阳最近似乎休息得不是很好,模样有些憔悴,眼下面的黑眼圈浓重,他进门后,和时薇打招呼“穆辰最近还好吗”

  穆辰是s公司ceo的事还没有公布于众,时薇让穆辰压了下来,先不要让媒体报道,想等到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再说。所以目前只有奢侈品品牌的圈子里人知道,公众依旧不知情,而路易阳自然也是不知的。

  时薇垂着头,轻声道“不好。他最近情绪都不太好。”

  她观察着路易阳的神色,路易阳听完时薇说的话以后,目光忧色更重,他眼里的情绪很复杂,有担忧、畏惧、内疚

  时薇看清了,路易阳在内疚。

  那基本上和她猜得差不多了,路易阳不是那种纯粹的坏人,他做了这种事以后,也在内疚。

  而对于这种人,也不必再伪装,直接把证据砸他脸上就好了。

  他本就慌张害怕,面对证据只会不打自招。

  于是,时薇收了脸上伪装的担心神色,她把手机拿出来,点开一个视频“我给你看个东西。”

  路易阳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他低头看向手机,手机上的视频播放了两秒钟后他才发现

  视频里是监控录像,而看了一眼摄像头的人,正是他本人。

  路易阳脸色惨白,嘴唇不自觉地发抖,他还在努力装傻“这是什么”

  时薇语气很冷“你不必再装了。顺着监控录像往下查,我在打印店电脑的回收站里发现了穆辰论文的数据和初稿,文档的修改时间和你进去的刚好吻合。是你陷害的穆辰学术造假,然后还去期刊匿名举报的,是么”

  路易阳听着时薇的话,脸色终于一点点灰败了下来,时薇早就拿到证据,他确实没必要再伪装了。

  他似乎瞬间被抽去了灵魂,神色绝望,半晌没有回话。

  许久,他惨然一笑“你既然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

  时薇直视着他“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穆辰把你当朋友,这件事我还没告诉他。你有苦衷么有的话,你说出来,穆辰他外冷内热,其实是个很重情义的人,可能会原谅你。”

  穆辰是个很重情义的人。

  路易阳的面色更苍白了,他知道穆辰外冷内热,也知道穆辰重情重义,可他依然做了这个选择。

  路易阳闭眼“我没有苦衷。”

  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也瞒不下去了。都说了吧,你们也给我个痛快。说真的,如果你和穆辰做朋友,你也会受不了的。穆辰太优秀,有他在的地方,永远没有我的位置,我之前也是年级的风云人物,可是进了实验室以后,导师眼里只有他,静柏眼里也只有他。他什么都是最好的,我们根本比不了。”

  “这没什么,我得承认,穆辰就是优秀。因为静柏喜欢他,我知道自己没戏,只能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喜欢,直到穆辰说他喜欢的是你,不喜欢静柏,我才终于敢主动,敢和静柏表达自己的心意。我一直陪着静柏,无论她哭还是笑,都是我陪她在身旁,结果呢”

  路易阳的语气渐渐激动“静柏都和我牵手了,我们马上要在一起了,可那天,我听到静柏和穆辰说,她一直喜欢的都是穆辰,从来没喜欢过我。”

  时薇沉默着,她并不知道,邢静柏还和穆辰告过白,她以为邢静柏早就放弃了。

  路易阳笑出了眼泪“你知道当时穆辰怎么说的吗他和静柏说,如果她不喜欢我,就不要耽误我,不要给了我希望再让我绝望。可是凭什么他凭什么这样说,来自以为对别人好的插手别人的事他好像那种高高在上的上帝,随随便便就定了人的生死。我想对静柏好,就算她不喜欢我我也想和她在一起,这是我自己的事,可穆辰和静柏说完之后,她回来就不再和我说话,要和我断绝联系,说不想耽误我。”

  “我苦苦哀求后,才能和她勉强保持原先的关系,我那时候真的挺恨穆辰的,和他比我似乎是个笑话,就算他不想要的东西,我也怎么追也追不到。他有什么啊,除了那些期刊光环他还有什么,我当时抱着这样的想法,把他的数据造了假。”

  穆辰其实未曾对路易阳设过防,路易阳稍微观察了几天便记住了穆辰的电脑密码,一次,趁着大家都不在,路易阳迅速地将穆辰的相关文件拷贝了出来。

  学术造假当然要造得像是“为了好的结果而篡改数据”,才能被期刊承认,时间太短,路易阳也得想想数据要怎么改,他来不及在穆辰电脑上修改,又不敢在自己电脑上改,怕留下相关痕迹,便去了打印店改,没想到却在这里留下了把柄。

  第一次做这种事,路易阳也害怕,所以才会在出实验室门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摄像头。这真的是下意识的动作,以至于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后来,路易阳把改好的数据再重新放回穆辰的电脑里,之后的一切都按照他预计的那样发展,他匿名举报了穆辰,穆辰被确认为学术造假,可路易阳自己都没想到的是,他看到穆辰落魄的模样后,没有解气,也没有畅快。

  他后悔了。

  仔细想想,穆辰对他一直都很好,他们那些年一起度过那么多时光,穆辰寡言冷淡,可对路易阳也算耐心,那时候能和穆辰说上话的只有他而已

  路易阳垂眸,声音疲倦不堪“事情真的被曝出来后,我就没睡好过,我后悔内疚,日日夜夜不安,网上骂穆辰的言论那么难听,我第一反应居然是去维护穆辰,你说可笑不可笑,始作俑者是我,可那天看到他被实验室的人孤立,帮他的人也是我。”

  路易阳掩住脸“后来知道穆辰的家里背景后,我就更怕了,我不知道他爸爸是省长,我之前只知道他家里应该挺厉害,陷害他学术造假的时候,我还在想,他不走科研这条路,还有无数条路可以走,他别再在实验室里了就好,可是不知怎么回事,网上有人扒出了他爸的背景。我开始担心他爸查到我,于是那段时间都不敢再和穆辰有联系。”

  时薇盯着路易阳的眼睛“网上扒出穆辰背景这事,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路易阳摇头“没有。不过我后来听实验室里的其他人说,似乎穆辰新带的那两个研一的新人,在穆辰父母来办公室那天拍照了,可能是他们曝光给营销号的。”

  时薇想起那两个聒噪而八卦的新人,眸中的光暗了下来,原来是他们。

  路易阳苦笑“最近回家躲了几天,终究还是没躲过,良心上过不去,现在事情也败露了,其实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他自暴自弃道“随便你们把我怎么样吧。”

  时薇看着路易阳,那个在时薇记忆里总是笑着的、没心没肺的路易阳,和眼前坐着的憔悴青年渐渐重合,有一种物是人非的不真切感。

  好像时光总是会将人雕琢改变,各种各样的事,或好或坏,把熟悉的人都变成面目全非的模样,直到再也找不到原先的影子。

  想知道的都知道了,时薇不想再和路易阳多说,她收拾桌面的东西,准备离开“我会告诉穆辰的,怎么处理你,是他的事情。”

  “等等,”路易阳仰头看她“时薇师妹,你觉得穆辰,可能会原谅我吗”

  时薇低头看了路易阳一眼,从他的眼里,时薇读到了卑微和愧疚,还有不经意的祈求。

  然后,时薇说“我不知道。”

  那天晚上,时薇和穆辰面对面地坐在厨房里,听完了录音笔里的全部录音。

  有路易阳最开始的恼恨愤怒,也有说到中间的内疚担忧,更有他最后的卑微祈求。

  事情的真相被原原本本地还原,一切清楚的、不清楚的,在此刻都有了答案。

  时薇一直看着穆辰的脸色,他唇微抿着,厨房的灯白而耀眼,映着他眸中的光,寂寥如冬日的孤树。

  时薇轻声问“其实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了”

  穆辰这段时间没太管学术造假的事,反而把更多心思放在s公司上,时薇觉得,穆辰心里可能也有了大概的猜测,只是不愿意去深想。

  他知道时薇调查到了什么,也在等时薇告诉她答案,而这个答案,果然不算是好的结果。

  半晌后,穆辰低低地“恩”了一声。

  “那”时薇欲言又止。

  沈宴执之前介绍给穆辰一些媒体,时薇之前想的是,把穆辰成为s公司的ceo和学术造假被污蔑的消息一起放出去,要穆辰毫无污点的、光明正大地站在所有人眼前。

  可是现在看到穆辰孤寂的神色,时薇还是犹豫了“那我们,要把路易阳的录音一起放出去么”

  等了许久,时薇才等到穆辰的回答。

  他说

  “放吧。”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新电脑版,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