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五十六章_戒不掉你
书汇小说网 > 戒不掉你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坐地铁回去的路上,时薇一直望着窗外,地铁呼啸而过,留下一地明明灭灭的光影,窗外的景色一路变换,时而是黑暗无光的隧道,时而会出现色彩鲜艳、光鲜亮丽的各类的广告牌,或明或暗,她只是怔怔地看着。无限好文尽在格格党

  她在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认识四年,她依然不够了解许星尧,他执拗地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爱着她,哪怕被拒绝也不放手;而现在,他又决绝地放弃了她,而且再也不会回头。

  时薇知道,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这是最好的结局。

  可她还是难免会伤心。

  时薇忽然想起高三为高考冲刺的时候,她在许星尧的桌子上看到的话,他字迹清秀,没写那些励志的拼搏话,而是一句不知道从哪里抄来的词“你是我的满目山河,也是我的爱而不得。”

  当时她还嘲笑许星尧矫情,这种网上写烂的话也要摘抄,许星尧那时只是温和地笑,不解释。现在想想,原来很多细节从过去种种便能看出来,只是她未曾把许星尧放在心上,自然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深情的人最无情,许星尧在强迫自己放下和忘记,时薇能做的,只有接受和祝福。

  快到家了,时薇心中的怅然情绪也逐渐地减少了一些,她强迫自己不再想许星尧,告别过的人不能再想,想了只会徒增伤心。

  她下地铁后,到地铁站的厕所照着镜子用散粉补了补妆,让自己的眼睛不那么浮肿,不至于让哭过的痕迹太明显。

  穆辰若问起,她也会实话实说,对于穆辰,时薇不想有任何欺瞒。

  然而等到时薇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一片黑暗,卧室和客厅的灯都是关着的,似乎没有人。

  她有些意外,抬手打开客厅灯的开关,灯光骤亮后,时薇才看见穆辰,他正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他脚边还有一些空了的啤酒罐,穆辰清隽的眉眼倦怠而疲惫,唇干燥得发裂,似乎已经在黑暗中坐了许久。

  时薇轻声问穆辰“怎么不开灯?”

  穆辰不说话。

  时薇心里有些担心他,他平时几乎不喝酒的……他的脆弱太难被人看见,即使被污蔑学术造假,被众人误会,他依旧站得挺直,从不曾将自己的脆弱展现出来。

  而在这种黑夜中,她第一次看见了他的脆弱。

  没有人是无坚不摧的,只是摧毁的那个临界点不同。

  时薇走近穆辰,他身上的酒气不算重,应该没有喝多少酒,时薇伸出手想摸摸他的额,她的手刚抬起,便被穆辰猛地扣住手腕,穆辰将她顺势一按,倾身而上,把时薇压在了沙发上。

  两个人瞬间离得极近,鼻尖对鼻尖,灯光下,时薇看到,穆辰的眼尾是泛着红的。

  他说话的时候,有轻微的酒气喷在时薇的脸上,不难闻,反而有种男人的味道,他问她——

  “你也会离开我么?”

  也。

  时薇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也”字,怪不得穆辰今天这么反常。

  时薇轻声问他“有人和你说什么了吗?”

  事实上,今天和穆辰说什么的,不止一个人。

  下午的时候,穆辰爸妈的背景被扒以后,穆寅川给穆辰打电话时很愤怒,他语气强烈地告诉穆辰,你已经够废物了,别再影响你父亲的仕途。

  废物,穆寅川用这个词来形容他。

  这没什么,穆辰还算习惯,过去那些比这更难听的话,穆寅川也不是没说过。

  临近傍晚,穆辰想起来一些资料在路易阳那里,发消息让路易阳帮忙发过来,过了一小时,路易阳才回复“最近我们还是少联系吧。”

  穆辰看这行字看了许久。

  明明昨天路易阳还在实验室帮穆辰,说他相信穆辰,今天路易阳就开始撇清关系。路易阳应该是怕了,现在这种时刻,和穆辰扯上关系的都容易被波及,连他位高权重的父母尚且如此,何况他们这些无权无势的人。

  穆辰第一次尝到人情冷暖,来自路易阳。

  面对实验室其他人的议论和冷漠,还有校园里的指指点点,穆辰都觉得无所谓。他心里有明确的界限,自己人和其他人。

  其他人怎么样都不能伤他分毫,可是像路易阳这种自己人,他的态度伤到了穆辰。

  能走进穆辰心里的人太难,而一旦走进来,穆辰便给了他们伤害自己的权利。所以在路易阳那么说的时候,穆辰才会觉得心寒。

  紧接着,便是时薇一晚上没回来。

  打电话关机,穆辰联系不到时薇,眼看着天色渐暗,暮色四合,从晚上六点等到夜晚十点,时薇始终音讯全无。

  穆辰一边担心时薇的安全,一边又在想,如果时薇就是要走呢。

  现在这样的他,又有什么资格留时薇在身旁啊。

  穆辰想去找时薇,却在路过便利店的时候停下了,可能时薇只是以这种方式离开而已。

  当初她因为别人的话轻而易举地放弃他,现在他出了事,时薇还能陪他到现在,他该知足了。

  他从便利店买了点啤酒,回到家后连开灯的都没有,在寂寂黑夜中喝完了一罐又一罐。

  好像也没必要找是谁陷害他了,反正他在乎的人都离开了。便这样睡在黑夜里吧,醉了就什么都忘了。

  没想到,时薇却回来了。

  还是像往常一样进屋,开灯,她的每个动作都熟悉而自然,像是以前的千万个夜晚那样回家。

  所以在她伸手的刹那,穆辰才会扣住她的手腕,他真的很想问她,你也会离开我么?

  你为什么还不走呢。

  时薇看着眼前的穆辰,心里大概猜到了他今晚经历了什么,她犹豫半晌,轻声开口解释“许星尧出国,说最后见我一面,我去送他了。手机没电,没能告知你,让你担心了。”

  她说得很坦荡,她既然敢在这种时刻提起许星尧的名字,足以说明她和许星尧之间的关系有多干净。

  穆辰沉默着,许久后,他哑声开口“对不起。”

  他低声道“——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时薇刚刚好不容易平复的眼泪,此刻仿佛又被开了闸,她只觉得心都闷痛起来。

  如果你曾见过一个永远清冷自持、骄傲寡言的人,脆弱如孩子、通红着眼眶说“我以为你不要我了”的样子,你就会明白,时薇此刻的心情。

  心疼得无以复加。

  她突然理解了高中她被校园暴力时,穆辰陪在她身边时的心情。不是可怜,是心疼,心疼到恨不得把那些烦恼和痛苦通通替他承受,只为了让他好过一点。

  时薇忍受着喉间的涩痛感“我不会不要你的。”

  在这种时刻,她说什么话都显得单薄。

  穆辰没有安全感,而她的话也给不了他安全感。

  在这个瞬间,时薇做了一个决定。

  那可能不是最好的办法,可这是时薇能想出来的,唯一的办法。

  她突然抬头,轻轻地吻了吻他的下巴,时薇的动作太快,穆辰有些没反应过来,时薇趁他微怔的时间,手碰到了他腰间的皮带。

  穆辰半坐起身,及时抓住了她的手制止她“你……”

  时薇轻轻垂眸,灯光落在她的睫毛上,在眼睑处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我想向你证明,我不会不要你。”

  她笑了笑“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吧。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原来也能这么爱一个人。你知道么?我爱的从来都不是那个发了多少篇SCI、ABSC期刊、背景有多厉害的师兄,而是那个,四年前在暴风雨夜把我带进家里的穆辰。”

  似是想到了高中时那些在穆辰家共度的时光,时薇勾唇笑得愈加明艳,她轻轻靠近穆辰,呼出一口气“所以,穆辰,我们做吧。

  ——我想成为你的人。”

  时薇将衣服稍稍扯开,露出自己肩头上的咬痕,咬痕已经变得浅淡起来,却也依稀能看到之前的痕迹。上次给穆辰过生日的时候,穆辰咬了他,说这是他留下的印记,她早晚都是他的人。

  如今,她来兑现这句话了。

  她扯开衣服的样子诱惑而性感,穆辰移开目光,克制自己不看她“你穿好衣服。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

  所以不敢也不能碰你。

  时薇弯唇笑,像个妖精一样,她主动用指尖抬起穆辰的下巴,逼他正视自己“如果你功成名就,你觉得我还会说这些话吗?”

  “做,还是不做?”时薇又问了他一遍。

  她的意思很明显,我想在现在这个时刻,成为你的人。让你知道,即使你一无所有,你也依然有我。所以,请你别拒绝我。

  穆辰沉默着,没答应也没拒绝。

  时薇干脆踮起脚尖,勾着他的脖子吻他,她的妩媚名副其实,平日里只是小打小闹地撩一撩,都能让穆辰难以忍受。

  何况是这样使出浑身解数的撩。

  她一点点地、耐心地吻着他的下巴、脸颊,时薇不慌不忙,胜券在握,似乎是个等穆辰落网的狩猎者。

  他们离得这么近,时薇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吻让穆辰的呼吸变得粗重了些。

  随后,时薇开始吻他的唇,她吻得极有技巧,穆辰眸光清醒,睁眼看着时薇吻他的样子,时薇此刻吻得很投入,闭着眼,长睫轻垂。她的肩头圆润,面色微红,娇媚而艳丽。

  时薇这副样子极美,让穆辰只是看着,都有点呼吸微窒。

  时薇的手也不安分,她一边亲他,一边用指尖似有若无地抚过他的下颚线,当她身体再往倾的时候,穆辰终于克制不住,闷哼一声。

  这是个转折点,穆辰化被动为主动了。

  穆辰的手忽地抬起,扶住了时薇的后脑,他开始低头大力吻她,动作凶猛却又藏着若有若无的温柔和怜惜,他吻得时薇喘不过气来,明明是时薇先撩的,可被吻得头晕目眩的人,也是她。

  半晌后,穆辰结束了这个吻,他轻柔地舔了舔她的唇角,黑眸中的颜色比夜晚更暗沉,他的声音沉而哑“你别后悔。”

  时薇被他吻得呼吸紊乱,说起话有些破碎,破碎的声音却似低吟,显得她媚意勾人“……我不后悔。我最后悔的,就是四年前和你说了言不由衷的话。”

  听到时薇的话,穆辰一低头,再次加深了这个吻。

  当穆辰抱着她把时薇扔到床上的时候,时薇其实已经有些眩晕了,今天她哭了很多次,本就有些头疼,接吻又让她觉得更缺氧。

  她迷离着眼躺在床上,光线有些刺眼,她用手半遮着眼,眯眼看穆辰脱衣服,他掀起上衣时,她看到他清瘦的身材,他皮肤冷白,肌肉线条顺着小腹向下延伸,不过分强壮,带着一种让人着迷的、属于男人的禁欲气息。

  时薇神思游离地想,穆辰的身材原来这么好啊。

  ……

  室内的窗帘被拉着,昏暗的卧室里没有一丝光。

  穆辰怜惜地吻干她因疼痛而流下的泪,喑哑道“你是我的人了。”

  他的声线压低,带着□□的味道。

  时薇仰着头,雪白的颈上有他留下来的痕迹,时薇勾唇轻笑,她的嗓子喊得有些哑“恩。我现在,终于完完整整地属于你了”

  ——如果我一无所有,你还会爱我吗?

  ——我会。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