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九章 第十九章_戒不掉你
书汇小说网 > 戒不掉你 > 第19九章 第十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九章 第十九章

  医院,走廊里满是来来往往的护士和病人,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穆辰站在门外,身体靠着墙,他眸光微暗,在等着时薇从急诊室里出来。

  她不想让他看见她的伤势,那他就尊重她。

  只是,穆辰的内心还是仿佛缺了道口子,从裂缝中往外透出阵阵凉风。

  曾经的她还是信任他的,会把心里一些难以启齿的脆弱、一些幼稚的想法和他讲,即使他会直言她天真,她也从不计较。

  但是再次重逢后,两个人隔着过去,别扭地相处着,在时薇心里,他和其他人是一样的,她不想、也不愿和他坦诚。

  明明过去随意玩弄感情的人是她,她却仿佛受了伤穆辰直觉有哪里不对,可是又想不明白。

  分别的时候,时薇的神色不似作假,对他没有半分留恋。

  穆辰轻叹了声,就算他恨过去时薇的玩弄、恨她的离去,可只要面对时薇,他的感情便会变得无法自控,身体永远比理智更快,就像刚才,当他听到别人说“蒋语涵、武凯和时薇先打滴滴走了”立刻察觉到不对劲。

  时薇那种性格的人,怎么可能会和蒋语涵坐一辆车

  他迅速上楼找,包厢里没人,所有服务员都说没见过时薇。

  穆辰甚至调了监控,找到时薇和武凯的影像,才知道了时微在哪。

  现在想想,穆辰还有些后怕,他永远记得他破门而进的那个瞬间,武凯笑容阴冷而狰狞,时薇低着头,她的眼里,是冷漠的恨意和满腔孤勇。

  有些人,打碎她的傲骨比让她死还痛苦。

  穆辰不敢想象他再晚来一步会变成什么样。

  他清俊的眉骨又染了些冰冷的戾气,想着那副场景,穆辰的眼里全是寒意,蒋语涵和武凯,呵,真的以为这世上没人治得了恶人吗。

  就在此时,急诊室的门打开了。

  时薇走出来,她依旧捂着严严实实的羽绒服,仿佛感觉不到医院的暖气一样,声音有点沙哑“外伤而已,处理完了,没事的。”

  刚刚哭过一场,她鼻尖和眼眶还是红的,声音也哑得厉害,往日里的艳丽和风情都隐去,带着点清冷的动人感。

  时薇看了眼时间,晚上11点,她轻声道“你回学校吧,今天多谢你了。”

  穆辰低声问她“你呢”

  时薇唇角扬了扬,居然还笑了一下“我今天不想回去,在街上随便走走,累了找个宾馆睡,你不用管我。”

  穆辰没说话。

  时薇也没再尝试说服他,她拢了拢长款羽绒服,一个人往外走。

  平安夜,街上飘着小雪,在地上仿佛洒了一层珍珠粉般,薄薄的雪,在路灯下闪耀着。

  雪花落在时薇的发间、衣服上,她怔怔地望着空中飘舞的雪花,今晚是平安夜,过了12点就是圣诞节,是很热闹的两天,也是这两天,在她身上发生了这种事。

  医院的不远处就是跨江大桥,川流不息的车辆来来往往,霓虹色的灯光交错着,城市有城市的繁华,深夜有深夜的热闹,可这些繁华和热闹似乎都与她无关。

  时薇抬步往跨江大桥上走,想去吹吹冷风,她知道穆辰就在她后面不远处跟着,想了想,她回头看他“你别跟着我了,我去吹会儿风,你不会怕我跳江吧”

  穆辰站定,路灯下他的影子很长,他的眸子漆黑,直直地看着她“我知道你不会。”

  时薇唇角带着点上挑的弧度,似乎是在笑,眼底却一片冰冷“我当然不会,他们活得好好的,我怎么可能先死。”

  看穆辰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她便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她似有所感,再回头,发现穆辰不见了。

  他应该是走了,这样最好。

  鞋和雪有摩擦的沙沙声,时薇走得很慢,她走了很久,才走到跨江大桥的中间,冬天,江早被冻成了冰,漆黑的夜里其实也看不清冰的颜色,她把羽绒服的帽子放下来,任自己的长发被风吹乱,神思也清醒起来。

  想到刚才和武凯在仓库的场景,时薇还有点恶心。

  当时的绝望、被羞辱的恨意,时薇现在回想起来,那些情绪依旧占据在她心里。

  正在时薇迎风站着的时候,忽然从后面有什么温暖厚实的东西缠了上来,带来一层暖意,她其实早已闻到熟悉的草木香了,也没乱动,低头一看,是一条浅灰色的羊毛围巾。

  这么看来,穆辰刚刚不见,应该是去给她买围巾了,他就站在她身后,一圈一圈地给她缠上围巾,耐心而温柔,缠得她只露出一双眸子来,她的睫毛都沾上了白霜,眨眼时看上去意外地有点可爱。

  穆辰就这样低头看她,心都软得要化了。

  时薇费力地用手指往下扒了扒围巾“你怎么还不走”

  穆辰其实是怕她再遇到危险,但又不想提这茬,没说话。

  穆辰的眸子很像夜里的海,他冷淡的时候,眸子就会酝酿着风暴,而像现在这样,温和着望你的时候,黑眸则像平静无波的暗海,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时薇和这样的眸子对视,总有一种要溺死过去的错觉。

  她别开目光,轻笑了下,突然主动提起刚才的事“你知道,刚才最让我愤怒的是什么吗”

  她的目光转向江面,嗓音淡淡,语气讽刺“因为我长了张这样的脸,所以只要我和男人发生什么,都是我勾引;因为我去打工,没钱,就会给人可乘之机,白富美他们惹不起,我这种穷、没后台的人,就活该供人亵玩。”

  她的声音越来越冷“我努力打工,认真学习,可是到头来,在那种情境下,面对武凯的脏水,我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我知道我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的。”

  这个世道,对女人太过不公平,尤其是漂亮女人,好像只有一条攀附权贵的路可以走,想自己走出康庄大道,都会被人怀疑是靠美色上位。

  穆辰站在她旁边,沉默许久,他开口的时候,声音仿佛被雪覆盖过,低沉而冷“我信你。”

  “错的是他们。”

  “还有我。”

  穆辰开始厌弃自己,因为他曾说过时薇“脏”。

  那时候再次重逢时薇,他对她全是深沉的恨意,他以为她现在依旧随意乱撩、不负责任的玩弄人感情,以为她身上的烟味是她的哪个男人,再加上占有欲作祟,他说出的话句句带着讽刺,竭尽所能地去刺伤她。

  可现在一起在徐老师实验室共事这么久,穆辰发现事情根本不像是他想象的那样。时薇身边不缺示好的男人,可是她没有和他们保持暧昧,而是果断拒绝,做项目、做实验她一直在自己努力。

  一点也不像他记忆中的她,可这就是现在的她。

  时薇默默地看穆辰半晌,她能看出穆辰在自责,她笑了一下“不怪你。”

  如果穆辰真嫌弃她,不会总来帮她。他就像她一样,只是说着自欺欺人、口是心非的话罢了。

  月光下,她的长发被风吹起,笑得有点空灵,好像她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穆辰有点想抓住她,总担心她被风吹走,顿了下,还是没动。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大桥上,在这个瞬间,时薇被羊毛围巾围着,属于穆辰的味道和暖意源源不断地输入进来,她突然特别想问穆辰

  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可怜我

  每次她难过而脆弱的时候,穆辰都会变得很温柔,让她难以招架。

  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穆辰看着她,反问“我对你好”

  时薇忍不住笑了,刚才闷闷的情绪也减少了许多“恩,不好。”

  是不好,对她特别凶,总让她来实验室做实验,还给她布置很多翻译英文文献,对她一点都不好。

  穆辰看她脸上带了点真心实意的笑意,心下也放松了些,唇角的弧度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时薇又把羽绒服帽子戴上,开始沿着桥往下走,穆辰继续在她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时薇侧头看他“你再不回学校,就进不去了,现在已经很晚了。”

  穆辰脚步停下来“我在学校外面租的房子住。你跟我回家么”

  你跟我回家么

  时薇心微微地颤了下。

  就好像高中的时候,她和他回他的家,就把他当成了她的人。可他终究不属于她。

  穆辰以为她在想别的“我不会碰你。”

  时薇安静一会儿,还是拒绝道“我只想在街上再走走。”

  时间到了后半夜,车流减少,街上逐渐变得空旷起来,不时会飞过一辆又一辆的车,时薇裹着羽绒服和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沿着街边慢慢地走,和身后的穆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凌晨四点,他们走到公园,公园里有一盏灯微弱地亮着,长椅上落着一层雪,时薇又冷又困,坐在长椅上想休息一会儿,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她的头不知何时靠到了穆辰的肩头,穆辰侧头,看着她安静的睡颜,把她轻柔地放倒,让她的头枕着自己的腿。

  路光下,她的容颜静谧而美好。

  穆辰静静地看了半晌。

  随后,他俯身,低头,在她额间印了轻轻一个吻

  “我对你是不够好。”

  可是你知道么

  我很想对你好,甚至想把一切都给你。

  所以,你给我点你的真心

  行不行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新电脑版,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